知名不具

事了拂衣去

© 知名不具
Powered by LOFTER

[艾欧泽亚异闻录]1-Narcissus

想到哪写到哪的系列,没有什么必要的连贯性(真喜欢黑龙女

本章①暗黑骑士相关 ②百合

==============================================

这个夜晚看起来和以前的每一天都没有什么不同。阴郁低沉的气息笼罩着这座冰冷的城邦。

名为奥尔什方的骑士,为了朋友与理想而战死,将骑士的守护之道贯彻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一位多么令人敬佩又喜爱的友人。

光之战士睁开眼望着木石混合制的房顶,毫无睡意。她在一片黑暗中翻过身去,扯了扯身上的毛毯,蜷起身子整个人缩入其中。呼吸吞吐的热气熏得脸颊有些微热,在寂静中她挨个思念着那些先她一步回到母水晶怀抱的人们。她对奥尔什方的离世感到悔恨和悲伤——他是那么好的一个人——可是又不仅仅为他而痛苦。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身边有亲近之人逝去了。身为故乡远在东洲大陆的暮晖之民,她本身就已经代表了某些不愿提起的故事,就好像希德勒格,或者是阿拉嘉,多多少少都有些并不能算作寻常的经历。踏上新的旅途,认识新的朋友,最后还是要再一次面对生离死别。

“一切生灵最后都要回到母水晶的怀抱,”她喃喃道,“这无非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哼。”

黑暗中有人轻笑。

冒险者几乎是在一瞬间完成了推开毯子、翻身坐起并从枕下摸出近身武器做出防御姿态的一系列动作。她屏息着,等待着不知名人物的下一个动作,没想到对方非常自然而熟稔地拨亮了桌上的灯烛,也由此她借着昏暗的光看清了这位不速之客。

“……弗雷。”她轻轻放下武器,仍然关注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嗯?……啊,是叫我吗。虽然我不是弗雷……不过如果你喜欢那样的话,称呼我为‘弗雷’也可以。”

她摇摇头,“不喜欢。只是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你。”

同她有着一模一样外貌的黑龙少女缓步走到床前坐下,“那就不用称呼了。反正我再也不会出现在别人面前啦。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总不至于弄混自己在和谁说话吧?”

两人静静凝视着对方,相似的翠色双眼中倒映着彼此的面容,敖龙族特有的瞳孔轮廓在昏暗的夜里散发着微弱的荧光。时间流逝在这样的氛围中变得缓慢,她有种难以言说的安慰感——不用说话,不用哭泣,面前的这个人,什么都明白于心。

于是她伸出手贴上对方微凉的脸颊,巧的是对方也做出了和她一样的动作。她低笑道:“接下来我是不是应该说,‘不要学我’?”

“笑话很冷哦。”对方的手心有些凉意,大概是因为她在毯子里捂得太久太暖和,“我只是觉得你需要这个。”

她笑了笑,伸出手抱住对方,两人顺着这力道躺在还有余温的床上,并且不约而同地拽起毛毯裹在对方身上。

“第七灵灾之后,我因为冒险者的身份能够接触到许多的能力,”大概是因为面对着‘自己’,所以无论从哪里开始这没头没尾的叙述都不会显得突兀,“并不是全部都擅长。但即使是不那么擅长的,也能称得上马马虎虎过得去。但是最开心的,是能拥有这属于暗黑骑士的力量。”

幻影小姐合上了眼。但她知道对方一定在听,“如果没有这份力量,我就不会发觉到你的存在……而且,我确实很适合这个身份,不是吗?”不待对方回应,她翻过身平躺着,“一群爱憎不明的人呐。孤独,脆弱,从拯救他人的行为中获得无上的自我满足——有的人是出于爱意,有的人是出于内疚,……总之,听起来也十足的危险了。”

静默了一会,她自嘲道:“其实不说你也知道。”

“可是说出来会好受点。正因为是我,你才应该放下那些不必要的顾忌。”躺在身旁的少女摸索到她的手,五指挤进指缝中扣住她,“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真的。”

“……第一次真正见到你的时候,还是把你打服了你才愿意好好说话呢。一转眼,现在居然也要你来安慰我了。”

要是寻常,对方一定会因为这样的话而感到不快,然后扑上来和她一顿扭打——为了证明到底“谁被谁打”。然而此刻却并没有发生预想中的情况,少女只是撑起上半身、自上而下地望着她。

“……喂,离远一点啊。”她推了推对方的肩膀。而少女只是回以疑惑的眼神。

她抿了抿唇,别开脸,轻声道:“胸……压到了。”

对方顺着她的话语,往两人贴在一处的身体看了看,揶揄地笑起来,“不喜欢这样吗?这也是你的身体哦。”

“不好意思啊,正常人面对着自己的脸都会没什么胃口的。”

对方一阵嬉笑,坏心地用食指戳了戳她的胸口,“是的,是的,正常人——可你是吗?我是吗?”

“……”

“我回应着你的愤怒、你的泪水、你的欲望——我不会奢求任何你不曾渴望过的东西。”黑龙少女俯下脸,两人的鼻尖若即若离触碰着,温热的气息在唇齿间吞吐,“我们一起,忘记那些难过的事情……”

她在对方的气息中闭上眼。桌台上的灯烛哔啵作响,窗外雪落发出几不可闻的声音,一切感官在这黑暗中放大无数倍,身体紧紧贴在一起,仿佛在无边海域中沉浮。

微热的液体一滴一滴落在她的脸上,身躯传来压抑的颤抖,只是这一次她却没有做出和对方一样的回应。凭借着感觉伸出手抚上少女的脸庞,她仰起脸轻吻对方的唇。

“我只是替你难过。”哽咽的女孩这样说着。

她熟悉这个人的身体,正如她熟悉自己。于是她伸出手轻抚着对方的后颈,用温热的掌心去抚慰,像环抱着孩子一样的姿势,“我知道。谢谢你愿意陪着我。”

对方埋首在她颈窝,露出一截洁白的脖颈——真是难得一见的软弱。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