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不具

事了拂衣去

© 知名不具
Powered by LOFTER

光之战士的阿尔卡纳

假如光之战士也有阿尔卡纳(。)

天鹅绒房间主人:海德林
天鹅绒房间住客:敏菲利亚
wild/宇宙/世界:光之战士
愚者:拂晓血盟
魔术师:阿尔菲诺
战车:埃斯蒂尼安
皇帝:艾默里克
女帝:敏菲利亚
法王:尘世幻龙
女教皇:雅·修特拉
恋爱:阿莉塞
命运:奥尔什方
正义:暗之战士
太阳:路易索瓦
月:赫拉斯瓦尔格
星:阿图瓦雷尔
塔:桑克瑞德
刑死者:伊塞勒
死神:泽菲兰
恶魔:于里昂热
小丑:蛇心
审判:无影
永劫:海德林

只写了目前国服为止个人认为有意思的commu(coop?)还玩了点奇奇怪怪的梗ww
估计以后还能接着...

[艾欧泽亚异闻录]1-Narcissus

想到哪写到哪的系列,没有什么必要的连贯性(真喜欢黑龙女

本章①暗黑骑士相关 ②百合

==============================================

这个夜晚看起来和以前的每一天都没有什么不同。阴郁低沉的气息笼罩着这座冰冷的城邦。

名为奥尔什方的骑士,为了朋友与理想而战死,将骑士的守护之道贯彻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一位多么令人敬佩又喜爱的友人。

光之战士睁开眼望着木石混合制的房顶,毫无睡意。她在一片黑暗中翻过身去,扯了扯身上的毛毯,蜷起身子整个人缩入其中。呼吸吞吐的热气熏得脸颊有些微热,在寂静中她挨个思念着那些先她一步回到母水晶怀抱的人们。她对奥尔...

我的少年 01

cp双子光,清水,不能对未成年精太过分

成长向,基本上全员存活,大概算是原作的平行世界

人物关系变动有,ooc有

双子就是阿尔菲诺和阿莉塞

===========================================

我的少年


1

少年,所谓从幼体逐渐向成人过渡的时期。

无论何种族的幼体都会有这样一个时期,在这个时期中,幼体们逐渐发展着自我意识,能够意识到他们即将成为这个星球的真正一员。

他们既幼稚又成熟,既独立又依赖,既冲动又克制。再活泼的小孩,也会有敏感的心思;再亲近的亲友,也需要慎重以待。

他们透过你,小心翼翼地感知着这个世界。...


少年游

两年前的一点真心。

===================================

我以前想到过这样的时刻。

是一个春天。那种让人光是迈出家门都能快乐得很的早春,“含桃花谢杏花开,杜宇新啼燕子来”。路旁都是新抽枝的青柳,田埂边是冒尖的草苗,空气里是植物初生的味道,让人想在地上滚一滚、吻一吻。谢衣混在当地的小孩子堆里,给他们削木头老鼠、造木头马,俨然大龄孩子王。外乡人大哥哥跟着小孩子去放牛,斗笠蓑衣的骑在牛背上,手里甩着不知道何处扯来的嫩柳条,嘴里还衔着甜美味道植物的根;如果他乐感不好却想放声歌唱,那一定是一首不成调子却令人快活的曲子。牛慢慢的走,他不会抽赶,也跟着牛们慢慢的走,边走边...

星芒夜话-悬崖

冒险者,女。

正文就是星芒夜话,http://chueng226.lofter.com/post/305de1_9583721

这篇篇幅比较短,大概就是冒险者在星芒节那天进伊修加德之前的故事。

应该算是私货了哈哈哈,想要塑造一个自己喜爱的冒险者姑娘。

幻龙大人已经~ooc得~没边啦~(面无表情

-----------------------------------------------------------------------------

去年的星芒节她已经有些记不清了,不过今年的情形确实是非常有趣的。她从利姆萨·罗敏萨出发,经萨纳兰和黑衣森林一路来到库尔扎斯...

当年我和 @日蚀 的婚礼。结婚的时候才知道我的小龙人皮肤太苍白了。不管,强行好看

大概是召唤和白魔这样意味不明的组合

后两p是见美容师前后的对比,主要看气质(???

星芒夜话

冒险者,女。艾默里克,男。(???

两个痛失挚友的单身汉之间的星芒节夜话。当然有点私设啦。

假如朋友还在,节日的喜悦则有人分享;朋友各自离散,就显得有点形单影只。偶遇同病相怜的半熟人,突然就有了攀谈的欲望,一起喝杯热乎乎的可可,吃点甜腻腻的星芒节糕点,心里总能微妙地得到点满足。一个人(一个精/一只猫/一条龙/一块食材/……)的一生能够有很多结识真心朋友的机会,但总有那么一两个人弥足珍贵、无可替代。

别的就自由心证吧(喂??)。

描写不合理之处请多见谅。

------------------------------------------------------------------...

昭雪N

我说这是昭雪的结局,你怕了吗。

这篇真的是先有了这个结局,才开始写前面的。

真是我最初的念想,两个互相依靠的家伙,互相扶持,互相爱着彼此,互相理解,没有生不逢时的憾恨,也没有错过的惘然。

--------------------------------------------------------------

里间的门打开,谢衣边走边脱他的白大褂,后面跟着瞳。无异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凑上前想问问情况,谁料两人默契地给了他同样的眼神——出去等着。
他还想说点什么,瞳已将视线落到了书架上,谢衣对他摇了摇头。无异闭上嘴,摸摸鼻子,悻悻地推门出去了。

无异在门外石阶上坐了好一会儿。他出来的时候夕阳...

昭雪3

叶海叼着烟推开门,迎面就被呼延采薇扔了一脸,“怎么的这是?”
呼延采薇冷笑一声,“老大,这都几点了。”
叶海心说你还知道我是老大,知道你还扔我?不过叶海一向待下和蔼可亲,和呼延又是私交好友,所以这话他是只敢在心里转一圈的。他把手里拿倒的帛式显示器正了正,随手划拉了两下,整个人就怔住了。
呼延采薇道:“是不是觉得你伙呆?”
叶海是真惊呆了。他没理会呼延,三步并两步的奔到桌前,把显示器摁到桌面上;会议桌接触显示器,逐渐闪现柔光,竟是一块巨大的电子屏。他沉默着调出了一些东西,又转头来看着呼延采薇。
她叹息道:“现在你明白了。”
叶海道:“拿不到证据,砺罂那边又死咬不放,加之沈夜有心留他在无厌伽蓝避风头,一关就是...

昭雪2

光芒散去之时,无异睁开了眼。
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入目皆是他记忆里普通的现代都市模样,并没有如同无厌伽蓝那样充斥着冰冷的机械感。然而一定要说有什么联系——这里,联盟的中心,长安,是整个人界最繁华的所在,亦是这个时代风格的最好体现;平凡的地上城市,剖开它,说不定底下就有一座巨大机器般运转的内城;无论内城外城,居民都是形形色色的生灵,从妖到人,什么都有。不过随着这个世界的某些变动,仍然聚居在人界的异族同远古相比,已经是非常少了。以人族的城市为中心向外辐射,多数都是奇异的秘境和未经开发之地,危险的地方甚至还有闪绕着雷云的空间罅隙。
一切都达成了一个微妙的互融和共存,科技与神怪、荒芜与新生。

瞳设定的传送终...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