洄月

前ID:知名不具
GB/ BG/ GL

© 洄月
Powered by LOFTER

随笔○20180719

会车的时候,我乘的这列在道上停下等待,隔过一道有另一列绿皮火车。透过车窗往里望,全都是大包小包的旅客,在我多年没去体验的硬座火车里挨着陌生人,坐的矜持又无言,不知道都在想什么。反正不管下里巴人还是阳春白雪,都要想下一餐吃什么。
我不是个体面人,时时都要把自己黑泥一样的负面心绪一通按捺——有时候还会像这样,按捺失败就得讲点垃圾话。相当矫情!但人就是这样,道理很少有人不懂,而生活就是明知故犯。一会想,唉,自己实在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会想,唉,为什么人有吃有穿还要想那么多。实属空闲太多,发配去成天下矿,就没这么多有的没的了。当然不变的话题是:人该怎么喜欢自己。
我写……我写的人是挺自恋的。但其实就是打肿脸充胖子,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体验,有事没事整天就琢磨自己哪不像个人样,一边从这种自审自贬里寻求一种变态的快乐,一边又因为发现谈不上自贬、其实真话还是蛮多的事实上陷入一种郁闷——只能把自恋这件好事寄托一下纸片人。
白长这么大岁数(其实也不大,真正的大人应该不会烦恼这种问题),成天到晚都要哀叹一番别人有多老天赏饭,又有多纯熟自如,再看看自己,努力都不知道该往哪方向努力,就在那瞎扯歪,承蒙有缘人赏脸,还不至于人人喊打,好歹也得到过鼓励掌声。但哀叹技术不行是一回事,有心无心又是另一回事。我能随便把自己的水平评价得一文不名,却肯定不会贬低自己“想去写”的动机。巴金先生讲,“我之所以写作,不是我有才华,而是我有感情。”我恨不得打印成墙纸贴上;技术管他行不行呢,只有倾诉的原欲是不应当被贬损的东西。这也正是科技时代的好处,所有人,穷人富人,俗人雅人,都能找到途径和受众去倾诉自我。我在这里打字倾诉,搬弄一下模棱两可的字句,其实从根本上来说和快手抖音的土味人民群众没有任何区别:大家都只是在自己小人物的人生里找点快乐。没有谁值得被看不起。
我太说:不管多少年过去,我永远都不会瞧不起那个为爱痴狂的自己。我起立鼓掌,热泪盈眶,想朗读八遍但还是作罢。这个万贬从中一点rio的心情,希望能时时想起,总别忘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