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不具

事了拂衣去

© 知名不具
Powered by LOFTER

星芒夜话-悬崖

冒险者,女。

正文就是星芒夜话,http://chueng226.lofter.com/post/305de1_9583721

这篇篇幅比较短,大概就是冒险者在星芒节那天进伊修加德之前的故事。

应该算是私货了哈哈哈,想要塑造一个自己喜爱的冒险者姑娘。

幻龙大人已经~ooc得~没边啦~(面无表情

-----------------------------------------------------------------------------

去年的星芒节她已经有些记不清了,不过今年的情形确实是非常有趣的。她从利姆萨·罗敏萨出发,经萨纳兰和黑衣森林一路来到库尔扎斯,不说后三者,竟然连海都都在下着小雪。作为一个从利姆萨·罗敏萨开始发迹并且顺理成章加入了黑涡团的冒险者,她的印象中那里似乎永远都是晴朗的天幕。

但偶尔有些改变也很好,至少感受到这种变化而心情愉悦的不止有她一个人——今早见到提督的时候,她居然笑了……

[容我提醒,你大可以收起那副傻乎乎的表情。]龙语直接回响在她的脑海里。

[不,也容我提醒,向着一位少女的仰慕之情泼冷水,这并非是一位长者该有的行径,幻龙大人。]她如此说道,然后迅速地板起了脸。

尘世幻龙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

“啊,我们到了——难得今天没有暴雪阻碍视线,从这里居然能把伊修加德看得一清二楚。您也化形出来看看吧。”

[不化形一样能看到。]

“不……就当是陪我呆一会。我现在感觉有点不太好——我是说,大概、也许、可能……”冒险者笑道。

幻龙沉默地化出了幼龙的形态,伏在了她的头顶。

 

“您知道今天是人类的星芒节吗?”冒险者努力地向上瞟,但是并不敢真的抬起头来——万一幻龙大人从她头顶掉下来——虽然想想也知道这件事不太可能发生。

“你是因此才来到这里?”幻龙抬起一边翅膀,轻轻地扇了对方的脑袋一下;她立刻老老实实地坐好,再也不乱动——很明显,幻龙大人对该人形座椅不是太满意。

“差不多吧……这一阶段的作战结束之后,需要善后的事情太多了。我都还没有一个人到这里来过……有时候是不想,有时候是不敢。”

幻龙很人性化地摇了摇头,“人类喜欢作茧自缚。”

冒险者抬高了一条手臂,合拢手指,做了个鸡啄米的动作,诚恳道:“您说得对。”

一人一龙在覆满白雪的山崖边静坐了一会。

冒险者突然拍了拍手,“嗨,我差点把重要的东西给忘记了。”说着她小心翼翼地从随身背囊中取出了一个包装得很精致的小盒子,打开一看,是一块星芒节点心——利姆萨·罗敏萨有名的特产果冻,如果忽略掉它神似某种生物的外形,其实还是非常可口的。

她将小小的点心放在了小小的石碑前——没有等她伸手去够头顶,尘世幻龙就已经蹬了她的脑袋一爪,飞上了半空——她半跪下来,做了祈祷。

抬头去看,石碑上的字安安静静地排列着,仿佛有一双蓝色的眼睛在注视着她:也许是含着笑,也许没有。只有碑前的洁白花束和残破的盾牌在山风中轻轻晃动,发出了过分微弱的声响。

‘说点什么……这时候你应当说点什么。’她告诉自己。

但是当她急切地想要说出点什么来表达缅怀的时候,反而脑海里一片空白。还没有来得及笑着自我调侃一下,就发现眼前的积雪上突然有两点暗色,小小的凹进去了一点浅浅的痕迹。

冒险者反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非常夸张地叹了一口气:“哎——”她从地上端起那块凉透的果冻,对幻龙笑了笑,“虽然这个肯定不是龙族的口味——不过您要尝尝吗?”

“我可以暂时切断你我之间的联系,然后解除化形。”

“这个提议真的非常——非常的诱人,但我想还是算了。那么,我就一个人享用这块特产啦?”

尘世幻龙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叹息。

冒险者依然笑眯眯地,“因为饿过肚子嘛。所以对食物当然会更有珍惜的心情啦。”

 

在尘世幻龙看来,这位光之战士的固执并非是一时半会的事情了。不仅固执,还乐于装傻——而这世间还有什么比一个又顽固又爱装糊涂的生物更难对付吗?老龙暗自琢磨了一会,也许尼德霍格的幼年时期都不会比这更令龙头痛了。

“我猜您又在腹诽我。”此刻,这位顽固又装糊涂的海德林使徒含着餐叉,含含糊糊地说道。

“那你不妨猜一猜内容。”

“不了,我觉得我不会想知道的。”她耸耸肩,“但我现在有一点感激海德林……”

幻龙少有的、疑惑地看向她。

冒险者有些腼腆地摸了摸脸颊,“虽然这么说有点难为情,不过,呃……还是得感谢母星让我能够遇见您。不然我今天就得一个人坐在这里哭鼻子了——呃虽然现在还是我一个人在哭鼻子?毕竟您也不会陪我一起哭鼻子……别、别那么盯着我啊!……但不论怎么说,审视也好、约束也罢,也许对您来说我只是……只是一个渺小的、随时都需要被监督的、不能完全相信的人类,”一连说了三个形容,她停顿下来,狡黠地笑,“但我把您当作一位可以信赖的长者。”说完这番话,她又迅速地埋下头去挖果冻,看起来并不打算给对方反驳的机会。

而事实上尘世幻龙也并没有打算反驳。人类于他而言确实是太过孱弱的生物——即使面对着海德林的使徒,而对方拥有着令天龙也忌惮的力量,但转瞬即逝的生命依然称不上是威胁。

但他愿意承认,至少这位冒险者是坚韧的,尚且值得他一路审视。

“这么想想,把您当做长辈的话,那我和巴哈姆特还真是——蜜特拉小姐会为我开心吧,作为召唤师……”

然后幼龙沉沉地落——不对,是砸到她肩上,差点将她和她的小点心一起掀翻在地。

冒险者半是玩笑地抗议道:“哎——下次再被海德林召唤,我一定要控诉您这种欺压晚辈的行为……”

“海德林并不是非你不可。”幻龙淡淡说道。

她捋了捋额发,笑了笑,“嗯,冰之巫女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不是吗?”撑地起身走了几步,她端详着这块冰冷的石碑,伸手拂去积雪,“而且我的‘超越之力’也并非与生俱来,是因为某些契机而觉醒,伊塞勒也是如此。我想,这大概就是海德林将我们与生命之流联系在一起的时机……而在此之前,我们都只是普通人而已,为了自己未知的明天而惧怕——不,也许连普通人都算不上吧。”

尘世幻龙没有说话,盯了她一会,最后飞过来落到她肩上。明明是幻体化身,小小的翅膀贴着她的侧脸和耳朵,竟然也有真实的温度。她抬起另一只手,轻轻碰了碰对方的翅尖,微微歪了歪脑袋,接受了这一点善意。

“那么你呢?我并不相信你的心中没有任何阴霾。”

“……嗯,我的心中并非毫无阴霾。至少现在……”她揉了揉自己的脸,心里一团乱麻。

“即便如此,你也不会选择放弃?哪怕你已经失去了很多重要的东西?或者说,同伴?”

她扭头,正对上幼龙的视线。龙瞳太过威严,她无法揣测出更多的情绪,只能微弱地感知到这句话中所暗含的一点蛊惑——而她决不能再动摇了——

“是的,我会走下去。即便我知道,我将为此失去更多的同伴,甚至现在就已经有人因我而离去——”

“我也会走到底。”

尘世幻龙叹息道:“而这只是出于你的固执。你真的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踏上这样的道路吗?”

“您可以这样理解。”她的面上浮现浅浅的笑容,眼中却有火焰的跳动,“也许在您看来我有些糊里糊涂……不,大概我是真的不太明白了。至少现在面对着这座衣冠冢,我无法欺骗自己说毫无动摇。”

“人类,你明白尼德霍格千年来的怨愤吗?”

冒险者报以微笑,“您想说什么?其实我对邪龙没有太多的仇怨,但我肯定对他掳走我的朋友这件事心怀愤怒——”

“固执固然能够带领你走上他人无法企及的道路,但它同样也能把你推入深渊。”

 

她沉默了好一会,最终说道:“我明白——我都明白的。谢谢您。但愿在深渊到来之前,这份固执已经驱使着我完成了属于我的使命。”

冒险者抬头望了望灯火通明的伊修加德,紧了紧身上厚重的袍子,“走吧,我想去城里暖和暖和。”

 

-Fin-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