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不具

事了拂衣去

© 知名不具
Powered by LOFTER

昭雪N

我说这是昭雪的结局,你怕了吗。

这篇真的是先有了这个结局,才开始写前面的。

真是我最初的念想,两个互相依靠的家伙,互相扶持,互相爱着彼此,互相理解,没有生不逢时的憾恨,也没有错过的惘然。

--------------------------------------------------------------

里间的门打开,谢衣边走边脱他的白大褂,后面跟着瞳。无异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凑上前想问问情况,谁料两人默契地给了他同样的眼神——出去等着。
他还想说点什么,瞳已将视线落到了书架上,谢衣对他摇了摇头。无异闭上嘴,摸摸鼻子,悻悻地推门出去了。

无异在门外石阶上坐了好一会儿。他出来的时候夕阳还直挺挺地戳在这一家的屋顶上,瞳出门的时候,它已经窜到那一家的背后去了。他转头看了看瞳,瞳也在看他,“阿夜说今年过年大家聚一聚。到时候你们两个记得来。”
无异想起某年他和谢衣在实验室玩得不亦乐乎,几乎吃睡都在里面,连除夕都忘了,最后沈夜不放心这两个小兔崽子,带着华月年初一杀上门来,两人这才俯首认错,表示决不再犯。想着想着他就忍不住笑,“知道,今年绝对记得。”
瞳也想起了这件事,微笑着对他点点头,从他身旁下了台阶。

直到瞳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无异四周瞧了瞧,扭过身扒着石阶冲里面喊道:“谢衣!”
一阵脚步声传来,谢衣从半掩的门缝中探出脑袋,“干什么?”
无异把身旁的空地拍得砰砰响,“过来过来,陪我坐一会儿。”谢衣不情不愿地把脑袋缩了回去,不一会儿拎着双棉鞋出来了。他一声不吭的,一坐下就捉着无异的腿扒了他的拖鞋,把棉鞋套了上去,就坐一边发呆。
无异拿手肘捅了捅谢衣,“干嘛那么严肃?来笑一个!”谢衣仍然兴致缺缺,无异挪到他身边,“太师父喊我们过年去吃饭……只管吃就行。”
谢衣盘算了一会,“不行,我们要早点过去帮忙。”
无异伸手揽住他晃了晃,“哎呀我们去帮倒忙?我跟你说,上次我们去荣兴,你不是让我在一楼等你吗,我看到太师父进书店买了一摞烹饪教材……”
谢衣哂他,“你连是什么书都看见了,行啊。”
无异嘿嘿直笑,顺手就把谢衣脑袋摁在自己左肩上靠着了,“刚刚你们两个神秘兮兮的,说吧,是不是在讨论我还能活几年?”谢衣不说话只摇头,发梢落在无异的脖颈里,居然有种暖融融的感觉。
无异拍他的脸,“少来偶像剧里那一套啊,我有权利被告知自己的身体状况。”说完他觉得哪里不对,“我没看偶像剧……不是,是阿阮非要拉着我看,真的。”
谢衣被他逗笑了,坐正了身子,学他道:“不是讨论你还能活几年,是你还能祸害我好多年,最少也是两位数,真的。”
无异心想,十也是两位数,九十九也是两位数,哎。
两人歪在对方身上对着夕阳思考了一会儿人生,谢衣想起来那次,他在朗德北边那片荒地里挖出来的东西,里面有一堆灵力加持过的书简,其中有一卷提到过一种上古神物三世镜,后来他们真的在巫山与它有过一面之缘。不过那时两个人不约而同都放开了手,因此那仅有的三世镜残片也就永远沉入了幽深水底。
他道:“记不记得在巫山的时候?”
无异点头,“怎么?”
谢衣道:“三世镜,为什么放手?其实当时我们都能带出来,没必要扔掉的。”
无异道:“我啊?我觉得这不是个好东西,反正它除了窥破前世也没别的用处了。”
谢衣奇道:“怎么说?”
无异叹气,“如果知道前世真是那么好的事情,那每个人转世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前世的记忆?好吧,我只是希望——”
谢衣闭上眼笑道:“希望前生不扰今世。”
无异踌躇道:“是啊,万一上辈子我们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怎么办?父子怎么办?母女怎么办?”他越想越觉得丧失,冷汗都下来了,“这么说来陌生人还是相当不错的情况……”
谢衣心想幸好他没在喝水,“那要上辈子还是……恋人呢?”
“不是吧,一辈子基就算了,下辈子还是基……”无异接着道,“哎,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前生后世都不重要,顾好这辈子就行。这辈子咱俩凑合凑合过吧,反正都过了这么多年了,也熬成了大龄未婚男青年,就别想妹子了。”
谢衣冷哼,“原来我就是个凑合的。”
无异嬉皮笑脸蹭过去,“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两个就是王八绿豆、臭味相投那个配法,虽然不比别人高山流水那高雅劲儿,好歹也是看对眼的,你说是吧?”神情倒还镇定,就是耳朵根泛红。
谢衣心想这可不得了了,这话还讲的他心里觉出点开心来。
无异掸掸衣摆,拉着谢衣站起身,“走走走,今天晚上我做饭,洗碗就交给你了。”说完大步进了屋,怎么都有点落荒而逃的意思。
谢衣忍住笑,慢吞吞跟在后面。关门的时候夕阳余晖钻过缝隙撒了一地,又黏在他身上,是橙色的火。

在无数的话本里,大侠骑着他四蹄踏雪的骏马,挎着宝光内敛的刀枪剑戟,迎着古道斜阳,慢慢走进他的结局,消失在传说里。
他们都做过这样的梦。梦里有快意恩仇的伙伴,温柔聪慧的红颜,善恶分明的苍天,永不落幕的冒险。
谁又料得到,在无数的晨光里,最后还是他们两个相伴,没有红颜,缺乏冒险,磕磕绊绊走到今天,安于柴米油盐,安于枯燥研究,在大路上一前一后蹬着一对儿自行车,挎着对方温暖的外套,迎着野风,慢慢走进他们的结局。
而又永远不会湮没在传说里。

-FIN-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