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不具

事了拂衣去

© 知名不具
Powered by LOFTER

昭雪2

光芒散去之时,无异睁开了眼。
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入目皆是他记忆里普通的现代都市模样,并没有如同无厌伽蓝那样充斥着冰冷的机械感。然而一定要说有什么联系——这里,联盟的中心,长安,是整个人界最繁华的所在,亦是这个时代风格的最好体现;平凡的地上城市,剖开它,说不定底下就有一座巨大机器般运转的内城;无论内城外城,居民都是形形色色的生灵,从妖到人,什么都有。不过随着这个世界的某些变动,仍然聚居在人界的异族同远古相比,已经是非常少了。以人族的城市为中心向外辐射,多数都是奇异的秘境和未经开发之地,危险的地方甚至还有闪绕着雷云的空间罅隙。
一切都达成了一个微妙的互融和共存,科技与神怪、荒芜与新生。

瞳设定的传送终端在长安的一条暗巷中。这儿既没有什么诡秘的组织据点,也不是什么“瞳大人战略分部”之类的神奇地方。总之,这只是一条普通的……
他还是得承认:近乡情怯,古人诚不欺我也。
无异给自己做了个心理建设;然而建设到半途,本能直觉促使他的身体在大脑还没意识到情况时就敏捷的跳开原地。与此同时一盆仍然冒着热气却看不出本来颜色的液体擦着他的肩膀,堪堪泼到地上。
无异目瞪口呆。
始作俑者可不会给他反应过来的时机,开口就是一串连珠炮似的话,间或夹杂了几句非本地方言,约摸是在……问候他的祖上。
……挺亲切。

好不容易摆脱了充满生活气息的尴尬局面,他快步向着巷口走去,从口袋里勾出那副单片偃甲镜,手指稍微动动,熟悉感一拥而上。
临走前瞳给了他一个小小的包裹,里面都是他当年锒铛入狱时匆忙中的随身之物,无厌伽蓝不给进,只好私底下都交给了瞳。
说是单片镜,他人看来其实只是个圆形的古朴镜框。此前别人问起时,他还不知怎么回答,毕竟真正的功用算作偃师的一点小秘密,不太乐意随口告诉;这种时候谢衣就会乐呵呵地道:“偃甲这活计精细,这镜框是我和无异随手做来图个方便,平时测量、定位都行。倒是没什么特别大的用处。”然后煞有介事地取下那镜框,摆出一副“好不容易有人注意它我得好好说道说道”的架势——别人一看就怕得很,只好打着哈哈,或是转移话题,或是借口遁走。联盟的科学狂人们向来是威名在外,全凭一个“痴”字。谢衣当算一个。待得终于应付完了日常交际,谢衣笑眯眯地转过身来面对他,又是如释重负的神情。
他爱谢衣这样子,深灰色的瞳仁氤氲着狡黠的神气,随和不轻浮,稳重又风趣,那些新奇的点子就好像永远都倒不完一样。
回忆都是心念电转的事。无异觉得他又把那么多年都活了一回,只不过走马观花尝不够个中滋味,想要珍惜时,却不知还能上哪去寻那旧时灯花。
他哈出一口气,看着水雾在半空袅袅,视线有一瞬间模糊。
现在就怕了?他对自己说,乐无异,路还长着呢。

阔别两年,长安倒是没怎么变。无异打小在这里长大,自然也就对地形熟悉得很。他干脆利落地拐过三个街区,找到了从前他和谢衣的住处兼工作室。
临街一面是灰色的砖墙,入口处用黑色的铁栅门敷衍了一下。往里就是庭院,院子里什么乱七八糟的植物都有,两个大男人也是粗疏,侍弄不来花草,常常东倒西歪趴下一大片;偏偏他们总是从些稀奇古怪的出处得到些设计灵感,尤其是谢衣,因此才有了这么一个稀奇古怪的花园。他和谢衣都喜欢古式的风格,收敛再收敛,房子还是被他们两里里外外翻新成了理想的样子,虽然相当于拆了重来。再走一段路是工作室,休息日里两个人能在这泡上一整天,不嫌累。
这都是他对过去的认知。现在他一个人站在门外,而光是这样就瞧见了一庭子参差的杂草,有多高不好说,反正他们两个捯饬的那些小玩意们都早已经淹没在其中。铁栅门落了几重锁,封了几道锁灵符,没有他熟识的样式和纹章,抖一抖掉一地的灰,都是刑部落款。
他随意晃了晃大门,吃了一嘴的灰也不在意,就想听点活生生的声响。

“哎那边的!住手!你干什么的!”老远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吼,稍嫌阴柔,声音的主人用他踏得掷地有声的步子弥补了这个缺憾。无异着实被吓了一跳,就着这话直楞楞地转头。
大背头,不是很淡的发胶香味,略显夸张的打扮。哥们你谁?无异心想,难不成是砺罂那边的?还是刑部弄来监视动向的?随即他毫不犹豫地否定了自己,无论哪一边都不太可能搞来一个这么……奇特的家伙。
发胶哥往他面前一站,一股香风扑面而来,无异嘴角抽了抽,表情倒是忍住了。
“你什么人?没看见这里的刑部落款哪?我跟你讲,这是罪犯的房子,懂不懂?这是能随便动的?”男人讲话时微昂着头,边讲还边要弄弄头发。
无异强忍笑意,脸上换上了一副皱着眉头的睥睨样子,“你又是什么人?还轮得到你来教训我了?”
男人听了这话就不悦起来,停下了摆弄头发的手,哼道:“我是礼部沈……部长派来办事的,”说着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会儿无异,“看你通身气派也不像庶民,身上还有灵力,你跑这儿干什么?鬼鬼祟祟地。”
这都哪跟哪,这年头还真有人用庶民这种叫法?无异心里又无力了一把。礼部,搁古代就是管教育和外交的;现在人族沿用这种叫法,除了这两者还额外管些祭祀、神明的事。……等等,沈部长?联盟里面有名有姓还姓沈的真不多,更不要说派到这种鬼地方来办事,还好巧不巧的撞上了他。巧合太多,那就不叫巧合了。于是无异接着换一副惊疑地神色,“礼部沈部长?沈夜?派你来这里办事?”
男人听了他这话,不知为何神情更是不快。他没好气道:“是我问你话呢!你要么现在就离开这儿,要么跟我去刑部走一趟。”
无异还有疑问,但是心里想透了一半。要不怎么说沈夜这人其实好相处呢,当初嘴上说是不管他和谢衣的事了,一转身赶上他进了无厌伽蓝,沈夜又暗地托人看顾他。现在他从瞳那里滚蛋没多久,正在踌躇用何种方式重回人们视线,沈夜就弄了这么一个人来,方便他发挥。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这情分他记住了。他总得好好表演一下,才算全了长者的心。
无异道:“兄弟,敢问大名?”
男人不吃他这一套嬉皮笑脸的半文半白,脸上嫌恶之色更显,“你没听到我说的?”
无异表情凝重瞧了瞧他,心道,行,不说是吧,我也不知道你是哪儿惹了沈夜不痛快,反正你错过了唯一一次报工伤的机会了。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