洄月

前ID:知名不具
GB/ BG/ GL

© 洄月
Powered by LOFTER

[光芝光]再世 01

本文预警:GBG,光芝光,狗血天雷魔改有,死亡表现有
本节人物:光之战士,桑克瑞德



 

  “你最近心事挺重。”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声音不大,但无端平地炸响,惊得她差点泼了杯中的酒水。扭头一看,桑克瑞德捏着杯酒,平平地扫了她一眼,倚靠在她的椅背旁。

  从前——这人还皮肤白皙的时候,性格也不像现在这样寡言,端着酒杯像是捏着一件道具,用来发挥魅力、掩饰自我;现在他端着这杯酒,就真的好像只是想喝一点酒而已。

  她猜也是这样的。因为她也只是想喝一点酒。干脆不找借口,点头承认,举起来和对方碰了个杯,一种令人舒适的沉默氛围就静悄悄蔓延在周围了。

 

  过去也有这样的时刻。他们两个还挺喜欢一起喝酒,但多半都是出完任务正好能碰上,在夜空下的屋顶,在灯光昏暗的吧台前,更糟糕一点也能将就在颠簸的篷车里享用盛装在水袋里粗糙浑浊的劣酒。酒友好像总有一点奇妙的默契,但聊天是真没聊过多少,毕竟她跟桑克瑞德严格来说算两路人——大家都记得花花公子桑克瑞德和老好人光之战士。实际上,桑克瑞德大部分时候只是停留在眉来眼去的阶段。他从前好似格外喜欢这种恋情游戏,仿佛沉浸其中能逃避某些现实,对于真正的欲望却认知清楚,令人想起他确实具有萨雷安贤人的资质;而她才是那个真正纵情作乐的人。然而她向来不会把喜好表现得人尽皆知,不相熟的人没机会知道这些事。

  他们互相了解这些,都因最开始的时候,桑克瑞德习惯性地撩拨她……现在回忆起来令人有些哭笑不得,全是她表面上看起来太正经,出于不想把共事关系弄得太复杂的想法,面对美男子的示好岿然不动,甚至还装作不懂(后来被对方点评演技很糟糕,反倒看起来像欲拒还迎),奈何对面也是个撩人成习惯的家伙。而那时候她还不是被众人所接纳的真正同伴,或许只有敏菲莉亚和介绍她入伙的修特拉相信她的能力。

  于是在种种情形的驱动下,她反倒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配合他;及至后来被拂晓真正接受的时候,桑克瑞德差不多也明白她的德性了,那可能是这位帅哥人生中唯一一次对女性做出这么不雅的动作——翻白眼。从那以后他就再也不把她列入范围了,她还乐得清闲。毕竟也不是谁都热衷于朦胧暧昧的游戏,对她来说还是切实的温热的躯体更好、更值得去爱。

  也许是工作性质的区别?她不止一次想过这个有趣的对比,桑克瑞德大部分时间做的是暗处的情报活,战斗也喜欢悄无声息、以巧破力的门路;反观她一直冲在第一线,虽然什么都会一点,最钟爱的还是冷兵器重武器,打起架来热血上头就很有点大开大合。

 

  不过这样也算是结下一点缘分了。于是等到这段插曲过去一段时间,再碰面的时候,倒有了点惺惺相惜的意思,还谈不上密友,已经是酒友了。

  后来,后来一切就有了更多变化。

  失散的人一个一个回到身边,大家或多或少都怀着些不足为他人道的经历,对桑克瑞德来讲尤其如此。从前的荒唐好像隔了一辈子,现在她连玩笑话都不太敢跟他说了。

  却没想到此时此地还能沉默地喝一杯酒。

 

  最后是酒器轻轻磕碰桌台的声响打破了静默。她有些不确定地问道:“你工作做完了?”所以专程跑到这种庆功宴(这词对于拂晓来说真是承载了过多不愉快)上来找人喝闷酒?

  要说现在这个桑克瑞德有这种闲情逸致,她第一个不相信,转过神来生怕他是来给她布置任务的;但怕什么来什么,这位沧桑了不少、却比过去更加迷人的美男子露出一点不加掩饰的愉快表情,终于说出了来意,“有新的任务给你。”

 

  十二神在上,你是魔鬼吧。

评论
热度(14)